教會年曆與門徒靈性

 

聖誕節前一連四個主日稱為將臨期(Advent),也是教會年曆的開始。另一個在教會年曆內被稱為大節期的,是我們剛剛度過了的預苦期(Lent)。一般而言,教會在將臨期至每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和預苦期直到復活節的這兩段時間,都是聚會頻密,情緒高漲的。這也是無可厚非,因為這兩個節期皆指向耶穌基督的降生與受難。而生命的孕育和生命的終結本身就是使人情緒繃緊的臨界點。

 

今年美孚堂也不例外,除了繼續過去幾年都有舉辦的受苦節默想會和晚會之外,也嘗試從預苦期起,每個星期為弟兄姊妹預備一篇默想的經文和鼓勵肢體踐行一種靈修操練。這是因為教會希望透過節期意義和教會年曆靈性,來讓信徒的生命找到屬靈啟發。

 

預苦期撇除六個主日共有四十天,是教會預備記念基督受苦的節期。這四十天就像耶穌在曠野專注內省一樣,信徒就藉禱告、禁食和施捨,來與耶穌走向死亡之旅程認同,並透過這些屬靈操練,使生命勝過試探得以更新。預苦期不是為了要吃苦,所以禱告、禁食和施捨不是放棄時間、食物和金錢的「犧牲」行動。而是提醒我們在放棄抓著我們生命看似重要的東西(甚至乎是需要我們放棄自己的罪),繼而以正面的東西取代它們,例如禱告就是取代自我中心轉向上主,建立依靠祂的屬靈生命;施捨就象徵我們取代金錢所帶來自傲的罪性。

 

因此,教會盼望能首先透過預苦期的操練,讓宣美家的肢體預備隨時有勝過試探、悔改、捨棄的心。於是,當我們參與今年的受苦節晚會時(當晚的主題是「離棄」),就能深化我們與主的關係了。「離棄」再次喚醒我們在預苦期所作的捨棄,相對主耶穌的捨棄,其實只是九牛一毛罷了。當晚默想的經文「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太廿七46),似乎再次提醒我們,耶穌因著我們的罪,被世人多番離棄,甚至最終被上主所離棄。

 

為什麼耶穌願意被離棄?因為,耶穌終其一生就是要展示全然捨棄的榜樣。今日,主若問我們:「我為你捨棄一切,甚至生命,你願意為我捨棄什麼?」這個問題或許也是教會從預苦期到受難節的一切鋪排裡,最想弟兄姊妹藉教會年曆靈性得著的屬靈啟發。

 

十字架是弔詭的,因為世人看為愚拙,卻是基督的榮耀。「離棄」永遠是帶著傷感的,但「離棄」的背面卻是復活主的愛。因此,教會就藉復活主日的崇拜,來鼓勵肢體縱然面對著主被離棄的哀傷,也可以甘願傾倒一生只是為了耶穌。因為我們可以憑著復活主的愛放下執迷,再次與主聯繫,並且經歷傳揚主愛的喜樂和平安。以上就是信徒藉預苦期的焦點和意義,進入與基督緊緊相連的狀態的一個示範。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透過教會年曆,來塑造我們的屬靈樣式。

 

預苦期有十字架的淒厲,復活節有大石滾開的地動山搖,當中所分享的屬靈經驗,自然使人情緒激動。但傳統上,教會年曆除了包括「將臨、聖誕節期」與「預苦、復活節期」的節期性的上半年,還有非節期性的下半年。那麼在這沒有劃破黑夜的天使歌聲伴隨的將臨期,或沒有蕩氣迴腸、天昏地裂的預苦期在內的非節期性的半年,信徒的屬靈生命就是否歸於平淡?這或許是我們度過了情緒高漲的預苦期後,更應該思想的問題!

 

事實上,耶穌在世的時候,不行神蹟比行神蹟的時間還多。耶穌如何過著屬靈的生活?無非就是遵行天父的旨意,在日常的生活中經歷聖靈的同在。日落日出,潮汐漲退,本是平常不過,何來興奮和激盪?但在這些平常的事情裡,卻滲透著上主的同在。非節期性的半年正好是給每位信徒,在平談的例常生活中操練與主同在的屬靈生命。在此,就以兩個關於門徒的故事,勉勵宣美家如何在耶穌的生、死之間經歷上主的同在。

 

復活日,石頭從墳墓挪開了,有人把主從墳墓裡挪了去。然後兩個門徒就「看見細麻布還放在那裡」(約廿5-6)這些其實已經構成了興奮和激盪的情節,為何經文還要提及「裹頭巾」呢(約廿7)?有細麻布包裹屍體,自然就包括了裹頭巾。沒有裹頭巾,復活的故事也不會失色,只要還有大石被滾開,主的身體被挪去就已經足夠了。又正如平靜風浪的神蹟中,為何經文要提及門徒叫醒耶穌之前,「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可四38)?沒有那枕頭,平靜風浪的故事依然是蕩氣迴腸。我們只留意大石滾開,耶穌復活了;我們只留意風急浪高,耶穌使風浪平靜。這裹頭巾,這枕頭是平凡之極的物品,基本上新約時代每個人終期一生總會用過和見過,跟本沒有什麼大不了!但聖經的作者沒有忘記這些平凡的物件,因為他們深信上主的眼目從沒有離開過這個世界的任何事情。

 

這裹頭巾、這枕頭既平凡又滿有屬靈意義。沒有了裹頭巾,門徒不能夠被喚起信心;沒有了枕頭,門徒不能夠知道安穩在耶穌手裡。宣美家啊!耶穌沒有輕視在世上的生活。我們繼續可以是公司的老闆,可以是小員工,可以是家庭主婦,可以是退休人士,可以是莘莘學子,可以是……。我們更可以繼續這些例常的生活,卻又能「生命被更新,作主的門徒」。

 

弟兄姊妹,屬靈生命的更新,不止於我們在將臨期和預苦期所經歷的感動,我們的生活存留都在乎那位每天依然活著的上主。要作一個真正的門徒,我們不單只要燃燒對主的熱情,也要在平談裡近見主的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