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皆祭司:從教會歷史中看

 

上月,呂牧師從聖經神學的進路,闡明信徒作為「祭司」的身分特性和功能,並強調祭司事奉中的「團體意識」,信徒並非單打獨鬥地完成祭司的事奉,包括傳福音及信徒之間的彼此服事。本文,會從教會歷史的進路看「信徒皆祭司」此教義的發展,及現今之意義。

 

早期教會中,雖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教師、監督、長老、執事及其它的職分,但彼此並無層級高低之別;乃是按神所量給人的恩賜來服事,為了造就裝備聖徒為事。故此所有信徒都是聖徒,也是神的子民(laos)(彼前二9~10)。英文中的laity(平信徒)便是從laos譯過來,卻不對等地讓這名稱帶有「差一節」、「次一等」的意味。然而,早期教會並沒有傳道人與平信徒之分;作為基督身體的教會,每一個肢體都是全職事奉,都是「神的僕人」。

 

中世紀的修道運動,修士採取一種退隱深山、守獨身的操練方式,形成一種只有修士才是從世俗中被分別為聖、才配為聖職人員之觀念。一般信徒便越覺不夠聖潔,更不敢接近神,惟靠神職人員代辦信仰的事宜。這使信徒的祭司職分完全轉移到神職人員手中;信徒不可自行翻譯、研讀或傳講《聖經》。信徒皆祭司的觀念從中世紀教會中被淡忘。

 

十六世紀的改教運動,除了「因信稱義」,「信徒皆祭司」乃是另一個最影響深遠的教義。馬丁路德一方面認為教會內之「屬靈階級(教皇、神甫)」及「屬世階級(君王、市民)」之區分並不合乎聖經;另一方面認為基督徒都是屬靈人,都是祭司,按神呼召從事的都是「聖職」,都有責任把世人的困境與需要帶到神面前,及將神的恩典和醫治帶到人群中。

 

然而,在改教後的三、四百年來,教會之神職人員及平信徒仍渭涇分明;平信徒在參與教會的生活與使命,仍是旁觀者,而非投入者;更被稱為「被凍結之神的百姓」(God’s frozen people)。而個人主義化亦使「信徒皆祭司」被誤解為無需團契生活,自行敬拜禱告,將信仰變為純屬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

 

現今,信徒皆祭司之教義在華人教會己有被解凍的現象。而在宣道會,因是由「基督徒」及「宣教士」所組成的「聯盟」(Christian and Missionary Alliance),反映宣道會的精神及體制(polity)視「全職傳道」與「帶職平信徒」之間,並無階層之別;乃應彼此同心推廣普世的福音異象,並一同熱心追求更深的屬靈生命為目標。宣道會創辦人宣信博士出身自長老會(教會領導由全職教牧及帶職信徒共同治理發展教會),他主張平權,故一般信徒地位崇高。宣道會「神學及時事立場委員會」早於2002年已提出,現時宣道會體制中,傾向信徒輔助教牧,形成全職教牧同工主導事工,長執及其他信徒領袖成為配搭的角色,使信徒作為「傳道人」(忠心傳福音,為主作見證的人)的身分失色!因此,面向廿一世紀,教會正需反省及強化信徒皆祭司之職,使有能力及富恩賜的信徒,起來與教牧同工同心以「同道合作」(partnership)的形式,共拓神家;這亦正是宣美家「現在」所需要建立的!讓我們提倡「以恩賜為本之事奉」的同時,願神興起更多肢體,彼此相交,親密團契,同心事奉,傳揚福音。以達成「扎根聖道,廣揚福音,建立委身的門徒」的使命。